小萱叹气

【翔霖】很硬啊!我说的是嘴

主持人:两位老师是为什么在一起呢?

粉丝:因为他们俩的嘴一样硬!



  “那严老师,听说您最近在感情方面似乎有了新动向,请问愿意和大家分享一下吗?”


  听到这话的严浩翔不自然的往后靠了靠,一时间忘记了表情管理,笑容淡下去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,对面的主持人还在保持着职业微笑,如果今天严浩翔愿意开金口,那将会是她职业生涯采访到的第一个热搜。


  镜头后的经纪人已经开始扮演大猩猩,手舞足蹈的吸引严浩翔的注意力,夸张的做口型“大哥!直播!”


  严浩翔找回自己的声音“嗯……这种比较私人的问题,还是不要放在镜头面前来谈,如果真的有消息我会公布的。”


  主持人听出来了严浩翔的回避,但还是想要尽可能的得到一些信息“主要是昨天晚上有人拍到您和贺峻霖一起吃饭,请问这件事和贺峻霖有关吗?”


  听到熟悉的名字,严浩翔抵着下巴咳嗽了两声,贺峻霖作为自己人生中第一个合作的Omega,他知道这个名字几乎会伴随自己的一生,所以在各种场合遇见贺峻霖三个字,严浩翔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处理方式。


  “贺峻霖吗?他要是主动追我我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
  主持人嗅到了八卦的气味“那……”


  “其他的无可奉告了,请问还有别的问题要问吗?”严浩翔冷着脸打断了问话,眼底已经有些不耐烦,主持人只能讪讪闭上嘴转移话题。






  严浩翔从片场出来已经夜深了,大批非正常粉丝挤在正面,略显刺耳,严浩翔习惯性的带上耳机,刚点亮屏幕,微博的推送就从锁屏上弹了出来。


  #严浩翔 贺峻霖#


  严浩翔默默的在心里写上一个数字,这大概是自己和贺峻霖第七十六次上同一个热搜了。


  但是把话题推向高潮的还是贺峻霖的回复,对方特地把严浩翔那句话截了段视频放在微博上,并配上文案“要我说我觉得你配不上我,你追我我都不一定考虑呢。”


  这事要是放别家cp身上,就贺峻霖这回复肯定不少人高呼“我的cpbe了!”


  心碎前任bot一晚上可能会涌入不少投稿,可是,这可是严浩翔和贺峻霖啊。


  你要是看不懂,那是你不会嗑。




【谁懂他们俩大大方方的给我喂糖】

【你们俩互相暗示是吧!】

【不懂戏影的有难了】

【好好好小情侣的情趣是吧】

【我是嘴硬情侣呜呜呜呜】

【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到底谁先来表个白】

【翔霖不要再嘴硬!认清内心!速速结婚!】

【哈哈哈哈万一已经结婚了呢!】

【那就快公开!】





  严浩翔被经纪人推上了保姆车“别玩手机了,快走。”


  车速很快,严浩翔有些晕,手机放在口袋里时不时的振动,看来有人又按耐不住了。








  “不是,你说严浩翔,到底是不是有毛病啊?”电话和信息都石沉大海,没有得到回应,贺峻霖只能和助理吐槽。


  汤愿笑而不语“他不就这样,你偏偏每次还得理他。”


  一句话弄得贺峻霖有些懵“不是,我……那他……我真服了……”


  贺峻霖不知道自己在结巴什么,总之就是一口气喘不上来,想说话却找不到主题“那我不管。”


  “你就乐意和严浩翔在这拉扯吧。”都说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汤愿觉得网上那些cp粉说的也有几分真话,毕竟粉丝观察可比他们仔细多了,各个人都是拿着显微镜在嗑cp的。


  “你真是有病,走了。”贺峻起身离开回到房间,他受不了其他人胡言乱语,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。





  夏天的晚上也很燥热,窗外的蝉鸣显得格外聒噪,贺峻霖洗完澡还没来得及擦干头发先冲到落地扇面前,他总觉得这天气洗澡是洗不干净的,一边洗澡一边出汗。


  “叮叮叮叮叮——”手机响个不停,来电屏幕上是严浩翔的头像,是一张严浩翔万年不变的自拍角度,下面是备注——装逼男。


  “干什么去了?”


  严浩翔一上来就是质问的语气惹的贺峻霖很不舒服,加上对面嘈杂的背景音,看来是在外面逍遥快活。


  “我能干什么,我刚刚和别人睡觉呢。”贺峻霖擦了擦耳朵里的水,准备迎接严浩翔的灵魂三问。




“真的假的?”

“和谁睡觉?”

“你来真的?”




  严浩翔此时正在朋友家里,一声高过一声的疑问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,等到严浩翔听到贺峻霖的一声轻笑才发觉自己被耍了,然而角落的他已经成为了朋友们的视觉中心。


  “严浩翔你也太low了,怎么每次我说这些话你都能相信啊。”贺峻霖心情瞬间大好,带着湿漉漉的头发就倒在了床上,还惬意的伸了个懒腰。


  严浩翔舌尖顶着上颚,不屑的冷笑一声,钻进了房间关上门,隔绝了外面的纷纷扰扰“我只是好奇,你这样的谁能看得上啊?”


  “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,就昨天我去那个选秀节目飞行,就有小男生给我递情书呢。”贺峻霖把手举起来对着灯光,来回看了看自己的指甲,内心盘算着去做个美甲什么的。


  “怎么?你准备老牛吃嫩草?”严浩翔知道就贺峻霖那张脸,走在街上回头率都得到百分之八十,收到情书到也不奇怪。


  “我可只想搞事业,男人只会影响我搞钱的速度。”


  这就是严浩翔好奇的原因,贺峻霖现在看上来就是不近男色,他很期待什么样的人能入了贺峻霖的法眼。


  不知道是不是网上总把他们俩拉在一起,严浩翔预想的贺峻霖以后的男朋友怎么也要比自己好吧,要是连自己都比不上,那还不如两个人凑合凑合算了。

  严浩翔想到什么,清了清嗓子“贺峻霖,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Alpha啊?”

  

  严浩翔突然的正经,贺峻霖都下意识的从床上坐起来,把背都挺直了,像一个带夸奖的小朋友。


  “贺峻霖?”严浩翔拿着手机的手有些都,耳朵更贴近了出声筒,想要听的更加清楚。


  贺峻霖看向窗外,天边像是粘了一团揉不开的墨,突如其来的亮光从云层中闪了出来,有些刺眼,贺峻霖预感到要下雨,只觉得突然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
  “我也不知道,如果是你这样的,也许还不错。”


  严浩翔感觉心脏漏了一拍,紧接着加速跳动,其实平常互相说这种话说的不少,只不过这回却没了开玩笑的语气。


  “你拉倒吧,我可看不上你。”


  严浩翔退缩了,贺峻霖同时也松了一口气“你不会当真了吧,我可不喜欢你这种,装逼男。”


  这通电话不知道是在哪一个话题的时候截止了,贺峻霖摸了摸半干的头发,爬到床边开始吹头发,闭上眼脑子里却都是严浩翔。





  之前拍戏的时候有一场落水戏,那时在十一月份中旬,天气可不比现在,贺峻霖从水里爬出来说话都不利索,偏偏为了古装戏份还把头发留的格外长,严浩翔不知道从哪里借过来一个粉红色的吹风机,不由分说的把贺峻霖按在椅子上,开始细心的帮他吹头发。


  贺峻霖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,自己显得有些狼狈,但是右上角的严浩翔却难得的认真,贺峻霖看着严浩翔修长的手指穿插在自己的发间,无意间抬头在镜子里对视。


  “干什么,你爱上我了?”严浩翔笑着打趣。


  “你拉倒,世界上就你一个Alpha我也不会喜欢你的。”






  “嘶——”吹头发走神的后果就是热风对着一个地方吹就有些灼烧头皮,贺峻霖把吹风机扔到一旁,房间里陷入安静,窗外的雨也开始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。


  贺峻霖知道,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不眠夜。




  第二天两个人的词条还在热搜榜上,cp粉们的一夜狂欢,就到翔霖这种地步,已经是唯粉管不住的程度了。


  酒店的门铃响个不停,贺峻霖难得的休息日被吵醒,显得整个人都有些暴躁,他连拖鞋都没穿上就跑去开门,满脸写着不耐烦“谁啊!”


  “你这辈子得不到的男人。”严浩翔剥开贺峻霖,自顾自的往房间里走去,把买好的早餐一一放到桌上摊开“过来吃饭。”


  贺峻霖的起床气还堵在胸口,拉开椅子在地上拖出“刺啦”的一声“也没有人想要得到你好吗?”


  看着桌上丰富多样,色香味俱全的早餐,贺峻霖脸色稍微缓和了点,他把油条一段段掰开泡进豆浆里。


  贺峻霖看上去正专心致志的吃着早饭,余光却一直在关注对面的人,严浩翔一直双手抱胸的看着自己,像个冰雕一样。


  虽然没有看清楚严浩翔的表情,但是贺峻霖经常刷到网友的剪辑,网友说严浩翔看着自己的时候总是小鸡嘴加上疯狂眨眼,还有些可爱。


  “你笑什么?”严浩翔看着贺峻霖吃着吃着,嘴角突然挂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,看上去想压下去却又憋不住。


  “你总看着我干什么?”贺峻霖反客为主。


  严浩翔轻微抬了抬下巴“你昨天没睡好?”


  贺峻霖不知道这话什么意思,皱着眉盯着对方,直到严浩翔伸手擦走了自己嘴边的油渍,手指触碰到嘴唇的那一刻贺峻霖感觉到自己的脸开始发烫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


  严浩翔拿出手机打开相机,对着贺峻霖咔嚓就是一张,贺峻霖没反应过来,后知后觉的去抢手机“你拍我干什么,是不是拍我丑照了?”


  严浩翔举高手机,把照片发给贺峻霖,图片中的贺峻霖眼底一片乌青,但是真巧露出两颗兔牙,又双手拿着包子,却有些别样的可爱。


  “黑眼圈这么重,昨天晚上没睡好吧。”


  贺峻霖想起昨天晚上,脑子里一直在回放,从第一次见到严浩翔,到昨天晚上严浩翔问他喜欢什么样的Alpha,他觉得严浩翔这人虽然最很欠,但是也没什么不好,比如今天他买的早餐没有一样是贺峻霖不喜欢的。


  “我在想事情。”贺峻霖不想正面回答这件事。


  严浩翔眯起眼,仿佛已经看透了贺峻霖“什么事情?”


  贺峻霖埋头开始喝海鲜粥,嘴里含糊不清的回答“没什么,就自己的事情啊。”


  “在想我吗?”


  “嗯?”贺峻霖手一滑,勺子掉进粥里,磕碰到碗边发出了清脆的一声,声音在二人之中回印证着贺峻霖的慌乱。


  严浩翔下一步动作,他在等贺峻霖说话。


  “你真自恋,我这辈子都不会想你想到睡不着好嘛?”贺峻霖换上了那副无所谓的语气,吊儿郎当的和从前一样,但是这次严浩翔没有陪着她插科打诨,而是依然认真的看着自己。


  “严浩翔,你什么意思啊。”贺峻霖有些来了脾气,其实二人做过不少超越普通朋友的事情,也说过不少暧昧的话语,贺峻霖以为这是严浩翔的交友模式,对方也从来没提过这方面的事情,严浩翔今天这副模样就好像在审视自己,但是无论如何这段感情就不止自己一个人在搅混水。


  “因为我昨天晚上没睡好,是在想你。”严浩翔一字一句说的很郑重,他要告诉贺峻霖,自己不是在开玩笑。


  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对于严浩翔的噩梦,就是贺峻霖有了男朋友,但是那个人不是自己,他从梦中惊醒,呆愣的坐在床上,他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接受这件事。


  贺峻霖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鼻子一酸“严浩翔,你在开玩笑吗?”


  哪怕严浩翔再认真,贺峻霖也害怕被戏耍,这种不信任是穿插在二人认识的每一分每一秒的,也许严浩翔上一秒还在说“要不我们俩凑合凑合过吧。”没等贺峻霖回答,他有又会自己接话“那和你也太凑合了,算了算了。”


  过去几年里这样的对话数不胜数,他分辨不出严浩翔的话里有几分真假,也看不清自己有没有认真。


  “我这次是认真的,不是开玩笑的。”严浩翔的解释显得有些苍白无力,毕竟自己是什么货色自己也清楚,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对戒指“刚刚来的路上买的,就怕你不相信我。”


  贺峻霖拿过戒指,戒指整体比较简约,但是镶在正中间的那颗戒指也提现了价值不菲“你眼光真差!”


  严浩翔看着贺峻霖边嫌弃,边擦干净了手戴在手指,还拍了张照片。


  “夸夸我会死吗?你真硬。”


  “啊?你在说什么你在?”


  “我说你嘴硬!”严浩翔绕过桌子,主动吻了上去,属于二人的信息素开始交融,空气都开始升温。


  结束之后严浩翔还舔了舔嘴唇,佯装疑问“嘴唇挺软的啊,怎么说的话那么不走心呢?”


  贺峻霖拉住严浩翔的衣领把他带向自己“你嘴也挺硬的,让我来检查一下。”


  “我硬的不只是嘴,还要检查别的地方吗?”


  “看你表现。”


END.

彩蛋:嘴硬情侣迫害单身狗!你们每一句不承认!都在凡尔赛!

【除了高粉外,粮票、棒棒糖等所以礼物也可以兑换彩蛋~】



评论(26)

热度(1562)

  1. 共3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