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萱叹气

见过薛之谦、见过小炸、和丁程鑫击掌版
@阿匪

【翔霖】我家兔子会咬人

兽化/全文3K+/好香生贺


“总是咬人的兔子是要接受惩罚的。”



“你看看你给我咬的,你一点不心疼我呗。”严浩翔正在给自己受伤的手指消毒,边消毒边指责罪魁祸首。


“不要每次我一骂你你就这样!”


严浩翔面对的是一只小兔子,一只浑身雪白,但是脸颊却粉粉带上了自然腮红的小兔子,我们俗称——纯欲兔子。


此时此刻这只兔子就爬在严浩翔的枕头上缩成一团,并且用两只长长的耳朵垂下来挡住了眼睛,对于严浩翔的控诉,他一般采用眼不见心不烦。


这只兔子叫贺峻霖,不要问为什么一只兔子有名有姓的,这是兔子自己说的。


别怀疑,这是一只会说话的兔子。




那天严浩翔半夜加完班回家就发现自己家门口有一个白团子,严浩翔对于养宠物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兴趣,本来准备是先抱回家第二天送到宠物店去的。


谁知道第二天起来自己旁边躺了一个光溜溜的人,是的光溜溜的男人,一丝不挂的那种,皮肤白皙,但是关节处和指尖透着粉,睫毛长长的向上翘起,严浩翔看呆了,虽然自己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性向,但是目光就像黏在了这个人身上,一路往下看……



严浩翔坐在沙发上有点心虚的摸鼻子,对面那个人穿着他的衬衫,这件衬衫的严浩翔自己都觉得大了,这个人骨架小,套上之后裤子都不用穿,那个男生喋喋不休的说着点什么。


严浩翔听不进去,他看着男生跪坐在床上,膝盖闭着两只脚向外打开,配上衬衫上面两颗扣子没有扣上,两条腿又细又长,严浩翔觉得口干舌燥。


“你有没有听我说话,我叫贺峻霖。”贺峻霖抬起手在严浩翔眼前挥了挥,这个人帅是帅,怎么感觉有点傻。


严浩翔清了清嗓子,喝了口水“你的意思是,你是我昨天抱回来那只兔子?”


贺峻霖非常认真的点点头。


严浩翔疑惑的抬了抬眉毛“怎么证明?”


眼前的那个人瞬间消失不见,只留下了衣服,衣服上有个小鼓包在来回挪动,严浩翔把衣服拿起来钻出了昨天那只小兔子,严浩翔有些不可思议的把兔子抱起来,嘴里念叨着“真的假的……”


还没反应过来他感觉整个身体一沉,贺峻霖又变回来了,他手臂搂着严浩翔脖子腿夹着严浩翔的腰,这个人挂在严浩翔身上,有些小得意的抬头“我没骗你吧!”


“那个……咳咳……你先把衣服穿上……”





严浩翔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科学解释不了的,只是他没想到有这么无法解释的,比如他就莫名其妙的养了个特殊的“兔子”。


贺峻霖挺懂事的,严浩翔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,月初严浩翔有钱就缠着严浩翔吃好吃的,月末每到饭点就变回原型乖乖吃草。


严浩翔也挺享受的,享受什么呢?每次累了一天贺峻霖就会笑嘻嘻的跑上来,看着他的笑容有他陪着自己好像也没那么累了。


兔子什么都好,就一点不好,喜欢咬人。






严浩翔处理好手上的伤口,掀开贺峻霖的兔子耳朵,看着他的眼睛,不管是原型还是人型贺峻霖的眼睛都特别好看,特别是原型,从侧面看贺峻霖的眼睛是透明的,和玻璃珠一样。


“为什么又咬我啊?”严浩翔把小兔子整个抱在怀里,略微带一点报复性的反着顺他的毛。


怀里的小团子转了个身,用毛茸茸的兔子尾巴对着他。


严浩翔不怀好意的垃了拉尾巴,其实兔子尾巴也是一根,只是它会团起来,所以大多数人就以为兔子尾巴就是个小圆球,这还是严浩翔上次给小兔子洗澡的时候发现的。


小兔子之前对耳朵和尾巴特别敏感,不过严浩翔老爱玩耳朵,慢慢也就习惯了,但是扯尾巴真的忍不了啊!


小兔子转头又在严浩翔手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,钻进被子里变成人型,用被子裹着自己“我说了不要拉我尾巴!”


“我还说了要你不要咬我呢,你怎么不听我话?”严浩翔还是把人抱到腿上坐着,贺峻霖比一般的成年男子要小很多,像个未成年的青少年,哪怕裹着被子抱到怀里也没有多大一只。


严浩翔两只手死死的扣住贺峻霖的腰“说啊,怎么了?”



咬人就是小兔子不高兴了,崩豆大点的个子,脾气到老大。


贺峻霖把整个人往下沉,把自己全身躲在被子里,只露出一撮呆毛在严浩翔面前来回摆动,还时不时蹭蹭严浩翔鼻尖。


洗发水是严浩翔特地给他买的,虽然贺峻霖看上去好像是奶香味的,但是实际上贺峻霖每天又蹦又跳,还喜欢往草里钻,身上总是有汗味和土腥味。


严浩翔给他买了个白桃味的洗发水,小兔子很喜欢,一天洗两次头。


贺峻霖觉得耳朵痒痒的,转头发现严浩翔就差把脸钻进自己被子里了。


“你干什么啊!你说变成人型不能贴贴的,影响不好~”贺峻霖撅起小嘴有些费力的把严浩翔的脸推开。


“你告诉我为什么咬我啊!”严浩翔耍起了无赖,伸手就要把贺峻霖的被子扯下来。


刚变成人型的贺峻霖是不懂的,现在已经知道害羞了“不可以不可以,别扯……”


严浩翔没有松手的意思,吓得贺峻霖的兔耳朵直接从头发上冒了出来,严浩翔还搓了搓他的兔耳朵“嗯哼,快说。”


“就是——”贺峻霖眼看被子已经被扯下来不少,自己上半身已经露出来了,再扯……


严浩翔停下了动作“就是什么?”


贺峻霖赶紧把床边的衬衫罩到自己身上“就是我看到你喂别的小猫咪了……”


说这话的时候贺峻霖的兔耳朵又盖住了眼睛,这是他害羞的一种表现,不过他忘记他人形的耳朵暴露在严浩翔面前,已经熟透了。


“那个小猫咪也能变成人吗?”严浩翔今天回家的时候看到了一只脏兮兮的小猫咪,本来想抱回家的,但是就是担心小兔子吃醋,喂了点吃的就叫朋友来接走了,没想到还是被贺峻霖知道了。


贺峻霖掀起一边耳朵,偷偷睁眼看严浩翔“不可以,他没有我厉害。”


严浩翔抬头刚和贺峻霖对上眼神,贺峻霖又把眼睛藏在了兔耳朵下。


好像贺峻霖每次咬自己都是因为这种事,有一次是因为自己和朋友去猫咖,身上粘了毛被贺峻霖发现了。


有一次是刘耀文把他家萨摩耶放自己家待了一下午,那一下午都没见到贺峻霖的影子,刚送走小兔子就出来在自己耳朵上咬了一口。


甚至是自己过节回去看妈妈,在路上买了只活鸡拿回去杀了吃,贺峻霖都不开心了好久。


贺峻霖不喜欢他和别的小动物接触,自己的话……也不希望有别的人知道贺峻霖的秘密,也不希望有别的人对他好。


严浩翔招了招手“过来。”


“不要。”


“我告诉你个秘密。”严浩翔特地放低了语气,好像很神秘的样子。


贺峻霖眼珠子转了一圈,刚凑过去就被严浩翔拦腰抱起,因为没穿裤子,衬衫略微粗糙的布料在贺峻霖腿间摩擦,发出了一声低咛“嗯哼……”


贺峻霖吓得捂住了嘴,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严浩翔压在椅子上,贺峻霖想把腿闭起,严浩翔却把贺峻霖的腿架在自己腰上,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……


“你说就说,别这样……”贺峻霖拼命往后缩,但是没有严浩翔力气大。


“你喜欢我吗?”


别说严浩翔把椅子后面的窗帘拉上,房间里瞬间暗了下来,贺峻霖慌了“你拉窗帘干什么……你……”


“我问你喜不喜欢我。”严浩翔把手从衬衣后面伸进去,他就知道兔耳朵出来了尾巴也出来了,小兔子紧张了,严浩翔手轻轻的盖在尾巴上。



“别……”


“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。”贺峻霖一直没有正面回答,这让严浩翔不开心了,惩罚似的玩弄着兔尾巴。


“别弄,喜欢……喜欢还不行吗。”贺峻霖被压的动弹不得,无处可躲只能不停的颤抖。


“哪种喜欢?”


贺峻霖到底是只兔子,兔子能有哪种喜欢“因为你是我的主人啊……”


这话莫名其妙的戳到了严浩翔的xp,他把贺峻霖抱到身上“我也喜欢你,是那种想要和你谈恋爱的喜欢。”


贺峻霖对人类什么情情爱爱不太清楚“谈恋爱……我们吗?”


“对,就是想要和你做的喜欢。”


贺峻霖一下咬在了严浩翔的肩膀上,严浩翔疼的倒吸一口冷气“又咬我。”


“你……你乱说话,放我下来。”贺峻霖又羞又急“哎呀放我下来,别乱摸……严浩翔……”


严浩翔把人抱到床上“你老是咬我,今天要挨罚了。”


“罚什么啊……”


“咬点别的。”


end.

尽量不要刷粮票 给一点有效评论

三个小彩蛋 可爱中带点瑟瑟

评论(1684)

热度(22751)

  1. 共898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